削减F22、停造登陆舰,美军“自废武功”是为了对付中俄?

美国总统拜登28日公布了高达8130亿美元的新财年军费预算。早已经被军工复合体绑架的美国政府在军事领域大笔花钱不算什么新鲜事,但老司机细看其中的军备动态,却品出不同的味道。

退役33架全球最先进的F-22隐形战斗机、15架E-3预警机、5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停造10艘船坞登陆舰……五角大楼在新军费预算中的这些大手笔堪称是本世纪空前规模的“自废武功”。

在军费猛涨的背景下,美军到底在想什么?

F-22和A-10都在这次大裁军的名单上

对于军迷而言,这份军费预算中最震撼的消息应该当属美国空军要“自费武功”,退役多达33架“全球空战最强”的F-22“猛禽”隐形战斗机。尽管五角大楼宣称这些“猛禽”都是属于较早的批次(Block 20),目前基本都降级为承担训练和其他非战斗任务,但不可否认的是,此举将让F-22的总规模从当前的186架锐减到153架。

美国空军说得很明白,要将这些旧版本的F-22升级为最新标准,需要在未来8年内投入约18亿美元,但按照五角大楼的评估,这些资金还不如用于继续提升F-35战斗机和其他相对较新的F-22(约15亿美元),以及开发下一代空中优势(NGAD)战斗机。

这还没完,按照美国空军之前的规划,下一步要全部淘汰所有F-22!在美国空军2030年的战斗机型规划中,并没有F-22的踪影。

“猛禽”并非这次美国军费规划中唯一的“受害者”。五角大楼计划在下一财年放缓F-35系列战斗机的采购速度,仅拟采购61架,远少于之前的规划。

美国E-3预警机

虽然美国空军将采购24架新型F-15EX战斗机,并优先配备给驻日本冲绳嘉手纳空军基地——此举针对的是谁,不用老司机明言吧?但美国空军提出要在2026年之前退役所有的F-15C/D战斗机,同时在新财年退役26架F-16C/D战斗机、21架A-10攻击机、至少4架E-8C“联合星”战场管理和指挥飞机、15架E-3预警机(约占美国空军现有该机型的一半)、10架KC-10和13架KC-135空中加油机,并向中情局转让超过300架MQ-9“死神”无人机……

嚯,长长的一串拟退役名单,美国空军是要搞什么?

美国海军在“自废武功”方面也不多让。美国《防务新闻》28日透露,除了之前已经披露的退役濒海战斗舰外,美国海军还将停止建造“圣安东尼奥”级船坞登陆舰并关闭生产线。原本美国海军计划采购26艘该型船坞登陆舰,包括以一对一的模式更换13艘严重老化的“惠德贝岛”级船坞登陆舰。美国海军陆战队负责战斗发展和整合的副司令卡斯滕·赫克尔中将表示,“及时的全球响应和应对日常的竞争,需要我们拥有不低于31艘大型两栖舰艇。”目前美国海军拥有32艘此类舰艇,勉强符合赫克尔的要求,但按照这次的新军费方案,随着未来“惠德贝岛”级登陆舰的相继退役,美国两栖舰队的规模将大幅缩减,可能只保留24艘大型登陆舰,“将严重削弱美军快速干预全球局势的能力”。

美国海军的中坚力量、以宙斯盾系统而闻名的“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也不打算要了。五角大楼计划一口气退役多达5艘该型巡洋舰——虽然之前美国海军建议的是退役7艘……

对了,美国海军还要求停止购买新的F/A-18E/F“超级大黄蜂”战斗机,重点发展本军种的下一代空中优势(NGAD)战斗机。

为何五角大楼一边编列“创记录”的军费预算,一边却要大规模退役这些放在其他大部分国家仍堪称主力的武器装备?

老司机认为,美军这种看似矛盾的做法,其实背后有着“壮士断腕”的“惨烈决心”。之前老司机曾多次提到,美军在冷战后错误判断了未来技术的发展速度,一度以为凭借冷战末期研制的武器装备就足以震慑“潜在对手”。而近年来美军高强度参与局部冲突,更是加剧了这些装备的损耗速度。

结果五角大楼发现,随着中俄军事技术的快速进步,不但美军原先的技术优势正在逐步消失,而且现有装备的严重老化已经到了不得不更新的时候。比如前面提到的E-8C和KC-135的机体与上世纪50年代末研制的波音707客机同出一源,如今后者早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美军光是为E-8C和KC-135寻找堪用的配件都不是轻松事。

“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和濒海战斗舰堪称美国海军近年的失败之作

但在军工复合体的绑架下,美军任何新武器的研制,都需要花费惊人的军费——而且还不一定能成功……以半途而废的“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为例,其研制费用高达100亿美元,单舰造价超过45亿美元,结果五角大楼实在无力承担,仅造了3艘就草草收场,折算下来每艘该级驱逐舰花费了近80亿美元。如今美国计划打造的“星座”级护卫舰,预计造价也高达10亿美元,但外界普遍认为五角大楼很难控制其价格上涨的趋势。

何况美国海军还在同步推进B-21隐形轰炸机、“哥伦比亚”级战略核潜艇、美国海军和空军各自的NGAD战斗机计划(多次吃亏后,两大军种坚决反对使用同一种战斗机设计)……这么算下来,美国新财年增加的军费预算幅度,恐怕还真不够军工复合体在研制新武器过程中所挥霍的。

因此五角大楼在“应对中俄”的迫切需求下,决定“痛定思痛”、大规模退役那些老化装备,通过暂时性地战略收缩,将更多人力和财力用于新武器的研发,试图以此再度拉开技术差距。

不过对于五角大楼的这个愿望能不能实现,老司机并不看好。一方面是美国国会乃至整个社会恐怕很难接受美军的战略收缩,国会多次否决美国海空军的装备退役计划,就很能体现这种心态;另一方面,这样的战略收缩还将对某些军工利益集团带来“改革阵痛”,内部的反对声浪也不可小视。

这不,《防务新闻》就明确提到,军费预算调整将导致美国最重要(至少是“之一”)、也是为数不多的造船企业亨廷顿·英格尔斯工业公司陷入困境。该公司负责建造四种军舰,但“圣安东尼奥”级船坞登陆舰停产,海岸警卫队的“传奇”级国家安全舰合同即将结束,“美国”级两栖攻击舰是否要继续建造也在评估中,此外就只有英格尔斯和通用动力巴斯钢铁厂共同建造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但在未来5年内只能获得9到10艘驱逐舰的订单,几乎无法让英格尔斯继续生存。”